欢迎来到军民融合服务平台! [登录] [免费注册]
西安军民融合公共服务平台
西安军民融合公共服务平台
统一领导、军地协调
需求对接、资源共享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详情

中国金融改革应加快与国际接轨的步伐

发布日期:2015-4-1 信息来源:国际融资杂志

  ■本刊记者 李路阳 张少婧

  今年“两会”期间,《国际融资》记者就人民币汇率问题专程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国际金融专家黄泽民先生。他基于对这个问题长期深入研究,提出通过上市交叉汇率期货产品应对中国对外贸易面临的挑战,同时,他也对中国金融市场如何进一步实现自由化以及全球金融形势发表了独到见解

  人民币贬值:无需担忧

  记者:您如何看待人民币汇率的未来走势?

  黄泽民:首先,中国的人民币汇率制度与国外的汇率制度有本质的差异。所谓本质的差异是指世界主流货币,如英镑、欧元、美元、日元都实行独立的浮动汇率制度,而中国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差异的关键在于管理浮动。关于管理,一是中央银行在外汇市场上买卖外汇来引导汇率,二是规定每天的波动幅度。关于浮动,是在每天允许的范围当中波动。涨跌停板制度规定了第二天在前一天的收盘价格的基础上进行波动,基本如此。其次,中国的外汇储备量非常大,超过了三万亿美元。在这样的情况下,市场的力量即使再强大,中央银行也有足够的干预能力。因为央行有人民币发行权,所以要阻止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从理论上说,央行的力量是无穷的。但是从汇率形成的机制来说,中国现在的汇率至少很大程度上是控制在中央银行手中。如果中央银行对汇率不满意,是完全有力量进行调整的。

  记者:关于俄罗斯卢布的贬值,您有什么看法?

  黄泽民:俄罗斯和中国完全是两回事儿。首先,俄罗斯外汇储备规模很小,其中央银行在外汇市场上的力量与中国央行的地位完全不同。其次,俄罗斯汇率制度的设计不像中国这样可进可退。中国的汇率制度融合了管理与浮动这两个要素,所以,人民币汇率是没有问题的。

  记者:但近期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还是引起很多人的担心,您如何看待?

  黄泽民:近期央行之所以放手让人民币贬值,主要与美元升值太快有关。因为实行人民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其从本质上来说,主要是钉住美元,人民币的其它汇率基本上是通过美元来套算的。所以其它货币对美元大幅度贬值时,人民币如果钉住美元不动,意味着人民币对欧元、日元等货币的大幅度升值,中国会很被动,对欧元区、日本等国家的贸易会出现问题。

  通常我们看汇率是看名义汇率,比如一美元等于多少人民币。但实际上,这当中有一个有效汇率的问题。有效汇率是加权平均后的人民币汇率指数,反映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竞争力波动幅度,只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是不能反映中国对外贸易竞争力的变化的。因此,在其它国家货币对美元贬值的情况下,如果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动,那么就意味着,人民币跟随美元对这些国家的货币全部升值,这对中国的对外贸易是不利的。央行之所以放手让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其本质含义是让人民币对欧元、日元等货币不要升值过快。但如果人民银行直接表达这一意图,美国会马上指责中国操纵汇率。

  记者:那么,您认为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主要因素包括什么?

  黄泽民:目前主要是中国的对外贸易情况。如果中国的对外贸易出现问题,比如从原来的贸易顺差转化为逆差,且逆差规模比较大,那么,人民币贬值的空间就会很大。如果中国外贸情况整体还可以,那么,问题就不是很大。

  目前,中国的对外贸易形势确实不是很好,所以,央行放手让人民币贬值,这有利于国际贸易。所以在人民币完全实现自由兑换之前,我们分析人民币汇率,主要还是看贸易。而当未来人民币实现自由兑换、资本账户完全开放、形成比较自由的环境时,汇率的生成将主要由资金的跨国流动来决定,国际贸易对汇率的影响力将大幅度下降。

  记者:在您看来,如果人民币实现自由兑换、资本账户开放会对中国产生什么影响?

  黄泽民:人民币实现自由兑换、资本账户开放总体对中国有利。当然,任何有利的东西当中都会伴随着可能感觉到不利的东西。比如说人民币自由兑换、资本账户放开带来的就是央行的操控和管理会比较困难,因为市场的力量更加强大了。

  记者:那么,您认为央行应采取怎样的措施才能更好地管理呢?

  黄泽民:今后的关键问题在于国内的金融市场要做强做大,实现利率总体由市场决定。具体而言,再贴现、再贷款利率由央行进行管理,其它存款利率、贷款利率应由市场决定,央行不应干预。

  总体来说,央行需要注重措施与政策的配套问题。比如:现在利率不断放开,近期央行进一步下调利率。我认为这对实体经济和中小企业融资是没有作用的,因为利率宣布下调后马上会上浮到1.3%。存款利率上浮30%,那么,贷款利率肯定也要上浮,银行是一定会保持这个利差的。所以利率应该市场化。

  当然,实践与理论研究不同,央行需要非常审慎,慢慢放开。我们中国改革的逻辑是渐进式改革,循序渐进,要到最后时机成熟时才能把最后的管制放开。

  中国金融改革:市场自由化,产品多样化

  记者:对于中国金融改革在今后面临的挑战,您怎么看?

  黄泽民:目前中国金融改革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利率的市场化速度还是比较快的,理财产品成效很大。需要注意的是,利率市场化的同时必须要让投资者有套期保值、规避风险的工具。

  本次全国政协会议上,我提出的两个提案就是关于这一方面的。因为金融衍生品较为复杂,与我们生活距离较远,所以大家不太了解。我的两个提案一个是进一步大力发展金融衍生品市场,另一个是在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上市交叉汇率期货,两个提案是相互关联的。

  一方面,我提出大力发展金融衍生品市场的目的在于简化金融衍生品审批制度和流程,国务院总理办公会进行审批的制度过于复杂,所以我在提案当中提出将这个权力下放。

  另一方面,人民币自由兑换也好,利率市场化也好,都需要规避风险的产品。新的金融产品也有利于市场发展得更加活跃,更有深度。比如现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在做ETF期权,并且已经开始上市交易,今后还将推出个股期权等产品。

  接下来金融市场会有很多大的动作,包括2015年5月起,上市制度由审批制度变成注册制度等等。今后打新股的风险将增加,因为股票供应量增加,很多比较专业化的新东西出现,因此,对于非专业的普通老百姓而言,面对不同产品的风险,需要有点儿警惕性并加强学习。

  记者:您刚才讲到,投资者规避风险的工具很重要,您的建议是什么?

  黄泽民:需要不断推出新产品,因为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需要汇率管理、风险管理。不同投资者或者不同的风险规避者对工具的选择不同。调查数据说明,中小企业更倾向于使用价格公开而透明的外汇期货,而大型企业具有与银行谈判价格的能力,更倾向于使用外汇远期。目前一些金融工具逐步开始出现,但是品种不多。所以金融产品要多元化、丰富化以满足不同投资者的需求。

  记者:您提出上市交叉汇率期货的诱因和意义主要是什么?

  黄泽民:2014年下半年,欧元和日元大幅贬值。预计2015年上半年中国对欧洲和日本的出口形势不容乐观。中国货币当局使人民币兑美元保持了相对稳定,但是其它西方国家货币的汇率波动还是显著影响了中国企业的外贸业务。

  从汇率角度考虑,我们的应对之策应该是上市美元对非美货币的交叉汇率期货。这样做,一来可以为企业提供更加丰富的避险工具,使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都能更好地应对西方国家量化宽松政策对中国外贸企业的负面影响。二来可以提高中国外汇衍生品市场的深度,促进中国外贸稳定增长。另外,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现在只有两个产品,一个是沪深300股指期货合约,一个是国债期货。这对于我们目前整个金融的发展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中国不推出人民币和外汇的汇率期货,今后就有可能面临人民币定价权的问题。

  记者:除此以外,您认为目前中国金融市场还存在哪些问题?

  黄泽民:首先,金融产品发展过程中存在清算问题。在国外,清算和交易的协调非常好,可以看成是一体化的。外汇期货交易的整个国际市场是24小时连轴转的,基本不停。中国的清算是与交易分开的,这有其好处和道理,但如果交易和清算不好好地进行制度的协调和配合,就可能会产生问题。比如,要进行清算的话交易需要停下来,而交易停止会带来投资风险的加大,因为在投资者建好仓位后,交易停止过程中可能会发生汇率变动。因此,中国恐怕还需参考国际市场的做法,一定要跟国际市场接轨,不接轨是转不动的。

  其次,市场制度过于复杂,看起来很审慎,但是效率大大降低了。在国外,外汇交易是很自由的,其清算和交易的制度协调中没有行政力量参与。美国著名的芝加哥交易所,规模大,金融产品多,甚至包括人民币期货。目前境外有六家交易所交易人民币期货,但是中国没有。中国的外汇交易是不自由的,是行政力量在组织市场。市场制度是一个顶层设计的问题,要根据市场的要求进行设计。当然,在开始阶段持审慎态度,防范风险是对的。但市场发展到现在这样,显然这样的速度和节奏是跟不上的。而且,由于金融衍生品涉及很多细节性和结构性问题,因此,需要花时间了解清楚其作用。这需要行政上放权,让专业的部门来组织。

  以史为鉴:西方国家金融危机

  记者:您认为美国目前是否已经走出金融危机?

  黄泽民:总体来说,美国经济情况还是不错的。这个国家还是有制度优势,自我修复能力比较强。美国要从2008年这场危机中走出来,按照历史情况应该是八年左右,现在情况和当时不同,但是五年左右的时间是需要的。

  1929年美国经济危机一般被称为1929到1933大危机,实际上美国真正走出危机是1937年,用了八年时间。其原因可以有很多,但在经济遭受了一次沉重的打击后,走出危机是需要时间和过程消化掉很多东西的。

  我在2009年的一篇文章中说,美国走出危机可能要比1929年快一点儿,第一个原因是现在信息流动效率非常高,信息流动速度非常快,而以前信息流动很慢。第二个原因是现在货币的投放自由化程度较高,1929年美国实行金本位制,美元的发行受黄金储备的兑换制度限制,印钱的制约比较大。所以,1929年美国走出危机是很困难的,而现在走出危机会快一点儿。

  记者:对于欧元区债务危机,您的看法是什么?

  黄泽民:欧洲和美国的情况不一样,和美国的病根不一样。美国是因为多年的房地产泡沫通过金融系统放大导致的一场金融危机。欧元是主权货币的危机,实际上问题出现在欧元。一个国家的国债应该是最安全的,中国的国债是金边债券,就是安全性最好的债券。欧元区国家发行的债券出现问题的原因是欧元由欧洲中央银行发行,发债的国家没有货币发行权。欧元区国家只有独立的财政政策,没有独立的货币政策。欧债危机中,欧元区最大获益国是德国,其次是法国。欧元区应该解散,但是其崩溃不符合德国和法国的利益。

  记者:那么,英国没有加入欧元区的原因是什么?

  黄泽民:英国通过全民公决决定是否加入欧元。当年我就写文章说,其投票结果一定是不加入。第一个原因是英国人具有很强的民族自尊心,而且英镑是老牌货币。第二个原因是长期以来英国人金融知识很普及,货币金融素养较高,大都有一定的判断能力。第三个原因是伦敦有国际金融中心,一旦加入欧元区,伦敦金融中心将失去地位。所以英国不会参与欧元区。

  记者:有人说日元也会出现问题,您如何看待?

  黄泽民:近两年有说法认为日本的债务率高达220%,比欧元区出问题的国家债务率还要高,所以日本必然出问题。这种说法没有弄清问题的核心。日本是一个主权国家,退一万步来说,日本可以通过破坏法律来发行货币,多投放货币就可以解决债务问题,不存在国债到期无法偿还的问题。另外,日本的日元国债中有95%是由本国机构和老百姓持有的,只有5%由外国人持有,但由于是日元计价、日元清算,因此不构成大的威胁。(摄影 陈醒) 

(责任编辑:HN025)
相关专题:国际融资2015年4月刊

友情链接: 中国军网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 陕西省省国防工办 陕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西安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 西安市科学技术局 西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